广西机关党建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廉洁教育 > 警钟长鸣

警钟 | “时间差”难掩贪腐之实 重庆市九龙坡区原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姜廷宪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23-08-22 16:38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姜廷宪,男,1965年10月出生,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6年10月提前退休。曾任重庆市九龙坡区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九龙坡区陶家镇镇长;九龙坡区白市驿花卉苗木产业示范园区管委会主任;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党委书记;九龙坡区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

2021年10月,重庆市九龙坡区纪委监委对姜廷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2年5月,姜廷宪被开除党籍,按规定取消退休待遇。2022年12月,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姜廷宪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七十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七十万元。

心生贪欲,沦为咬上毒饵的“猎物”

曾经的姜廷宪聪敏好学、勤奋进取,这使他从农家子弟成长为机关干部。在组织培养下,他通过多个岗位的历练,工作能力不断提高,工作成绩得到组织认可。2006年,姜廷宪任九龙坡区白市驿花卉苗木产业示范园区管委会主任,成为手握重要权力的“一把手”。

产业示范园作为当时九龙坡区统筹城乡发展、实施都市农业战略的示范区,大量的资金、资产、资源在此聚集,各项政府职能、政策优惠在此集约。“一把手”的光环,让姜廷宪身边迅速围拢了一大批商人老板。慢慢地,在一些不法商人老板拉拢腐蚀下,他开始悄然蜕变。

“到了园区之后,接触的都是大老板,他们有豪车代步,出入高端会所,看到他们的样子,就萌发了要当‘人上人’的想法。”姜廷宪坦言,这种贪图享受的欲望,让自己丢失了理想信念,将人生奋斗目标由“为公”变成了“为己”。

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察觉到姜廷宪内心变化的别有用心之人,对他的拉拢腐蚀更加殷勤,变着花样带他“享受生活”。想打高尔夫球,有老板陪玩陪打并买单;热衷户外野钓,有商人贴心服务车接车送。沉迷其中的姜廷宪,对嘘寒问暖的“关心”越发心安理得,对各种吃请欣然接受,对灯红酒绿的生活更加向往。不知不觉间,他已然沦为咬上毒饵的“猎物”。

“他们通过我赚得盆满钵满,我想着只要不收钱,跟着吃点喝点没有关系,现在想想真是大错特错。”反思当初的错误行径,姜廷宪悔恨地说。出入高端会所、品尝山珍海味、穿戴奢侈名牌,物质上的穷奢极欲,少不了巨额金钱的支撑,以前从来“不搞钱”的姜廷宪慢慢“想搞钱”了。

此时的姜廷宪已被“糖衣炮弹”击中,面对不法商人刘某为谋求园区工程项目上的“关照”而送来的50万元“感谢费”,他无法抗拒诱惑,犹豫再三还是怀着侥幸心理收了下来。

贪欲的口子一旦打开,就如决堤的洪流再难遏制。有了第一次,面对接下来五万元、十万元甚至百万元的贿赂款,姜廷宪再也没有了顾虑和负担,胆子越收越大、赃款越收越多。2006年1月至2016年10月,姜廷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施工事项协调、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83万余元。

从追求所谓的“人上人”生活开始,姜廷宪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逐渐扭曲,理想信念滑坡,最终行差踏错跌入腐败深渊,可谓教训深刻、令人警醒。

滥权妄为,独断专行打造“私人领地”

从近些年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件来看,一些“一把手”不能正确看待和行使手中的权力,把民主决策变为个人拍板定调,把个人意志凌驾于集体之上。姜廷宪就是这样一个反面典型。

为迅速打开产业示范园工作局面、推动园区建设发展,从园区领导班子的组建到关键岗位的任免,组织充分听取了园区成立后第一任主要领导——姜廷宪的意见建议。但这份信任没有转化为他主动作为、建功立业的动力,反而被他当做了培植身边人、组成小圈子的机会。

据姜廷宪交代,园区领导班子成员大多是他建议选用的干部,对他唯命是从,即便在集体决策时提出不同意见,也会强调“以主任最后决定为准”。这种唯他马首是瞻的工作环境,助长了姜廷宪独断专行的霸道作风,园区大小事项的决定权他视为“自家事”,对涉及到工程发包、人事任免、资金安排等重大事项大搞“一言堂”,将手中的职权变成谋取利益的筹码。

2008年,产业示范园启动花卉苗木市场建设项目,计划对相关地块开展土地整治工作。受利益关联公司请托,姜廷宪直接跳过重大项目集体决策程序,在工程项目未立项、未规划、未审批的情况下,安排下属与某公司签订《土地整治协议》,擅自将总价约1400万元的土地整治项目发包施工。

施工建设过程中,姜廷宪还利用职务影响,对该公司伪造项目工程资料、重复申报土石方数量、虚增骗取土地整治费用的行为大开方便之门,造成国家利益损失620余万元。而忙前忙后的姜廷宪,也捞到了220余万元的“好处费”。

独断专行的背后,往往有着欲壑难填的贪欲驱使。“凡是有可能捞好处的事情,都必须按我的意见办,不允许班子成员提不同意见,提了也不采纳。”姜廷宪说,在他的把持下,产业示范园区变成了他滥权妄为的“自留地”,一些工程建设项目虽然表面上按程序进行招投标,但实际上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2009年6月,姜廷宪调任白市驿镇党委书记,为方便自己在新单位依然把控项目建设、工程发包等“有油水”的事项,他以熟悉工作为名,千方百计把产业示范园的老部下调至新单位,专门负责项目招投标工作,严重影响了当地政治生态,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掩耳盗铃,处心积虑大搞“期权腐败”

为了逃避监督,隐瞒自己的违纪违法所得,姜廷宪采取设立“影子公司”的方式,把亲属推上前台,自己做幕后老板,妄图转移“漂白”所收赃款,以投资收益来掩盖贪腐事实。

不仅如此,姜廷宪还错误地认为,党员干部收钱是违纪违法,如果是商人老板,收钱则是天经地义,只要自己打好“时间差”,通过“在任办事、退休收钱”的方式,就可以躲过组织调查。

“姜廷宪为不法商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时,行贿人通常不马上兑现,而是承诺待他退休经商时再以投资名义送上行贿款。”办案人员介绍,此种所谓的“市场经济行为”,根本目的是想掩盖权钱交易的事实。

眼看自己帮助过的老板承诺“到期兑付”的款项越来越多,姜廷宪的心思早已飘到退休后过上奢靡生活的幻想之中。2016年7月,看穿姜廷宪心思的一名朱姓商人,劝他早点离职经商,并邀请他负责一个工程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许诺50万元年薪和6%的股份。该名商人口中说的年薪、股份,其实是此前与姜廷宪约定未付的“好处费”。

面对持续保持的反腐败高压态势,急于兑现多年来积存巨额“承诺”的姜廷宪,思虑再三,于2016年9月在九龙坡区原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任上申请提前退休。

“当时我想,干脆早点退休做生意,把自己以前约定的赃款要来投进去,晚年还可以再发一笔大财。”此时的姜廷宪,沉醉在即将过上奢华生活的梦境中,但他那些看似瞒天过海的招数,实则是自欺欺人。

提前退休后,姜廷宪开始大张旗鼓经商办企业,他利用在任时积累的关系人脉拓展生意,迅速完成了从政府官员到商人老板的转变。同时,他以各种名义、方式联系此前受过自己“关照”的商人老板,迅速收回在任时权钱交易的“承诺”。

2019年,姜廷宪在1月以借多还少的方式,收取他人承诺的受贿款20万元;2月出售他人代持的受贿房产一套,获利138万元;3月从经营的园林度假酒店套现251万元……

在留置期间,姜廷宪声泪俱下地忏悔道:“我以为退休了组织就不会再监督我了,那些小聪明、小动作,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想想完全没这个必要,自己做下的事怎么可能没人知道。”

退休从来不是贪腐者的“护身符”,更不是监督的“隔离墙”,无论手段多“高明”、行为多隐蔽,只要伸出贪腐之手,都难逃纪法惩处。

欺瞒对抗,机关算尽终是“黄粱一梦”

收钱只收现金、“好处费”延迟兑现、成立“影子公司”“洗白”赃款,姜廷宪自以为一番操作天衣无缝,提前退休后便安心地做起了自己的老板梦,甚至在组织对其进行谈话时,姜廷宪仍然沉浸在美梦中无法自拔,非但不向组织主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反而第一时间与行贿人串通掩盖,断送了减轻自己罪责的机会。

“本来幻想着退休后能当老板、发大财,所以组织找我谈话时虽然内心很恐慌,但是为了‘发财梦’,我心存侥幸、铤而走险,再一次作出了错误选择。”此时的姜廷宪既怕自己的贪腐行径暴露,更怕多年苦心经营的“生意”和所谓的“人上人”生活付诸东流,于是他悄悄找到商人王某商量“对策”。

姜廷宪在产业示范园和白市驿镇任职期间,多次帮助王某中标工程项目,先后收受其贿赂近300万元,其中大部分行贿款是王某以公司名义转入姜廷宪的“影子公司”账户中。因此,面对组织审查调查,姜廷宪最担心暴露的就是他和王某之间的“交易”,以及通过“影子公司”收取赃款的暗箱操作。经过一番商议,姜廷宪认为打起“借款”的幌子最为稳妥,于是他伪造了借条,将受贿款项说成向王某弟弟的借款,并与王某统一口径,共同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自以为准备充分、万无一失的姜廷宪在前期的谈话过程中,还妄想试探组织已经掌握了哪些情况,交待问题时避重就轻,企图蒙混过关。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在翔实证据面前,姜廷宪最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问题,但此时,他已经是接受组织审查调查、身处留置室内。

“从一开始办案人员就不断向我说明政策,主动交代、配合调查才能获得从轻处理。当时我一门心思想着咬牙不说就能‘过关’,就能继续自己的‘老板梦’,不断对抗审查调查,最终是自己害了自己。”黄粱梦已醒的姜廷宪,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悔恨……(通讯员 向导)

 

姜廷宪忏悔录(节选)

我是恢复高考制度的直接受益者,对党充满了感激之情,曾经立志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的事业奉献一生。然而职务升迁后,我却放松了党性锻炼,导致腐朽、落后的价值观开始浸染我的思想,开始在生活上贪图享受,工作上独断专行,并大肆收受贿赂,一步一步滑入犯罪深渊。

跟老板接触久了,我的人生目标变为过“人上人”的生活,过体面生活,对金钱的追求就变得越来越迫切。到海南打球、周末用公车前往外地野钓、出入星级酒店或会所等高消费场所,这些享乐活动,就像鸦片,不但让人上瘾,还让人的灵魂逐渐变得丑陋。于是,我开始重新规划自己的后半生,想趁当官时打好经济基础和人脉基础,在适当的时候退出仕途下海经商,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当商人刘某给我送50万元“感谢费”时,我强烈不安,这是我第一次收取大额的现金贿赂,想退还但又舍不得,于是就暂时收下,几个月后风平浪静,觉得收受现金贿赂也没有好大风险。此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对贿赂来者不拒,有时还要暗示老板给我送钱,逐渐沦为了金钱的奴隶。

到园区工作后,我没有把组织的重用当成是荣誉,是信任,而是把它作为实现自己人生价值——做“人上人”的阶梯。作为园区的“一把手”,所有重大事项,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养成了我独断专行的霸道作风,听不进不同意见。我将组织赋予的权力作为了自己的禁地,别人不能碰触。凡是有可能捞好处的事情,都必须按我的意见办,不允许班子成员提不同意见,提了也不采纳。按照议事规则,主要领导应该最后发言,而我经常为达到自己的意图,帮助事先打招呼的老板承接到工程项目,会事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更压制了班子成员的不同意见。

2011年,我调任区旅游局局长,自以为仕途已无上升空间,就开始混日子,工作上消极应对。但这样的日子混久了,我又觉得浪费时间,感觉该为自己的后半生考虑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把自己以前收受的赃款投资经商,也许自己晚年还会发一笔大财,从此改变自己和家人的人生,过富裕的生活,于是我在2016年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正式终止了自己的仕途,在沉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事业的高峰期堕落成为一个罪犯,我在反思堕落的根源。一是忽视党性修养,导致扣错了人生的第一颗扣子。作为党的基层干部,我长期不重视学习,导致思想滑坡,拒腐防变的能力下降。二是价值观扭曲,导致堕落犯罪。由于忽视了党性修养,将人生目标由“为党的事业奉献一切”调整为“为自己和家人过上有钱人的生活”,所以疯狂地追求地位和金钱。三是德不配位,终致灾殃。职务有了升迁,但我的道德水准反而在下降。传统文化中就有“为民做主”“报效国家”等为官之道,而我当官的目的是让自己过上好日子,追求的是“人上人”的生活,德不配位,必有灾殃!